• 刘建章
  • 发布日期:2017/03/05  浏览次数:18

  • 在群山环抱的珲春市英安镇大荒沟清水洞,浓荫蔽日的山野一角兀立着一块硕大的石碑,上个世纪30年代,中共珲春县委机关就诞生在这块石碑背后的密林深处。从这片密林中走出了一位共和国的高级干部,他就是曾担任过铁道部部长,中顾委委员,东满特委(区委)委员、书记,延(吉)和(龙)中心县委委员,中共珲春县委的奠基者,首任县委书记刘建章。

    刘建章(1910-2008),河北景县人。19103月生于河北省景县大刘庄,就读于北京香山慈幼院,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

    1928年,我国东北正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蹂躏,北京香山慈幼院组织一批师范毕业生去斗争前线的东北延边任教。当时还没有毕业的刘建章听说后,申请加入了这个队伍,他的任务是在共产党延边区委的领导下发展壮大党的队伍。在延边三年的革命斗争生涯中,他利用教师的合法身份,在师生中传播马列主义,开办群众夜校,走街串巷,深入农村和工厂演讲,散发传单,举行秘密集会,唤起群众觉醒。同时利用当时的《民声报》进行宣传活动,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暴行和国民党政府及军阀的黑暗和腐败。

    刘建章的革命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恐慌,他被抓进延吉监狱,被判一年监禁。出狱后,他又参加了东满特支组织的“红五月暴动”,以及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筑吉会铁路的斗争。敌人对他展开疯狂搜捕。在大通缉的日子里,刘建章曾巧妙地“借宿”过延吉监狱,还在龙井狱友白道吉家暂避风险。一次次几近陷入死地的峰回路转,展示了他临危不乱、机智勇敢的儒将风采。

    193010月,中共东满特委派刘建章来到边陲重镇珲春组建珲春县委,并担任珲春县第一任县委书记。

    县委成立之初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。由于敌人疯狂搜捕革命者,为安全起见,县委机关选在距离县城38公里外大荒沟清水洞的密林深处。机关人员吃饭要靠群众跋山涉水往山里送,住房是用木板搭建的,四处漏风,没用床铺,没用被褥,大家只能睡在稻草堆里。

    条件虽然艰苦,但对于一个“命大、命苦、命硬”的孩子、对于一个刚满20岁,却已经历了大风大浪、有了4年党龄的刘建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特别是延吉监狱一年的牢狱之苦,砥砺了他顽强不屈、乐观向上的品性,也造就了他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。

    刘建章革命斗志十分旺盛,工作热情很高。他领着机关的同志们每天唱着《国际歌》,刻钢板,油印传单,直到深夜。他还利用《新青年》《每周评论》等进步周刊,向县委机关的同志们通俗地宣传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工农革命思想。寂寞难耐时候,为了给大家解闷,刘建章还尽情展示他在北京香山慈幼院学习时培养出来的才艺。在一个独角戏中,刘建章男扮女装表演的“雨点仙姑”,博得了大家热烈掌声;他打出的形意拳一招一式虎虎生风,惹得大家从好奇地围观到也学着比划两下。在他的调剂下,机关里始终充满着积极向上的革命乐观主义氛围。

    当时,珲春斗争环境恶劣,反动力量十分强大,敌人想尽一切办法疯狂搜捕共产党员,大肆破环党的组织。县委刚建立时,全县4个区委、21个支部仅有党员110名,绝大多数党员还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,涉世不深,缺乏组织宣传发动群众的工作经验,党的纲领主张没有在群众中得以广泛传播,绝大多数老百姓压根就不知道共产党倡导的“主义”为何物。

    为唤起群众对革命的向往,刘建章经常穿上朝鲜族服装,碾转于清水洞、斌榔沟、三安、中岗子等村落开展工作。他走村屯、入农户,了解群众疾苦冷暖和所思所盼。每到一户,他都盘坐在朝鲜族老乡的大炕上,口上“阿玛尼”“阿巴吉”不住声地叫着,用最接地气的方式,最充满真情、轻松诙谐的表达,拉近与群众的关系。刘建章向群众讲岳飞抗金和义和团反帝的故事,教群众唱岳飞《满江红》,讲农民最关心的土地问题,讲日伪的统治压迫......很快他就把群众的心紧紧拢在一起。他用浅显易懂的说理,向群众宣传革命理论,教他们唱革命歌曲,向他们散发传单,倡导共产党救民于水火的主张,开展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抗日就过的宣传教育活动。

    他在群众心中播下信仰的种子,让它们茁壮生长;他给被压迫者点起了一盏灯,使他们看到了前进的路。

    在田间地头、农家小院、老乡炕头,人们屏气凝神,聆听他激情的演说,渐渐地从灵魂深处接受了马克思主义。一些人在他的感召下主动向党组织靠近,进而成长为一名镰刀和锤子旗帜指引下信念坚定的共产党员。

    在刘建章春风化雨、入情入理的启蒙引导下,群众革命热情被点燃了。刘建章足迹所至的一个个村庄升起了革命的曙光,照亮珲春黑暗的夜空。

    混沌沉睡的民众从梦中醒来,他们在党的领导下,投身于革命都斗争的洪流中。清水洞、中岗子、骆驼河子秋收起义吹响了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号角。

    正当刘建章踌躇满志,意欲大展宏图之时,他却没有预感到,危险早已向他袭来。解放后从敌档案中发现当时敌人情报已有记载“珲春,中共县委负责人,名刘光公(化名)......”另据敌档记载:“风闻刘某者,新近从延吉过来,有共化行为,曾在哈达门村吴金魁家落脚......”当时敌人一直在跟踪追捕他,但由于县委机关隐蔽和群众掩护,敌人的企图没有得逞。

    1931年初,敌人的巡逻队锁定了县委机关的具体位置,闯进县委机关抓捕刘建章。所幸的是刘建章正巧去延吉向东满特委汇报工作,敌人扑了个空。刘建章本打算返回大荒沟县委机关,可是沿途都有敌人巡逻队设卡,很难通过。只好辗转到哈达门村好友季国璋那里还得知,延吉、和龙、龙井也在追捕他,敌人开出赏金是“一两金子一两骨,一两银子一两肉”。刘建章在东满身份已完全暴露,此时,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延吉与特委取得联系,刘建章当机立断,决定离开延边。季国璋给了刘建章一顶皮帽子和一条围巾,护送他出哈达门村,沿着村外的一条小河往下游走,直奔图们江边。他决定过江取道朝鲜,去大连再找党组织。

    早春珲春,春寒料峭,千里冰封。在夜色掩护下,刘建章顶着刺骨严寒,踏着厚厚的冰碴碎雪,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前行,摔倒了再爬起来,他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冰雪路,终于甩掉了敌人的追捕,赶在天亮前来到了小河出口处,到了图们江边。

    初春的图们江,河流依旧冰封到底,岸边堆积着厚厚积雪。刘建章悄悄混杂在来往的人群中匆匆过了江。到了朝鲜境内,来到了元山,随即由元山码头坐火车去了仁川,然后又乘船抵达大连。从此告别了艰苦奋战3年多的东满,告别了珲春。

    2004815日,94岁高龄的刘建章重返珲春,站在自己74年前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他心潮澎湃,感慨物是人非,满怀深情地为珲春县委诞生地和大荒沟历史纪念馆揭牌,并为大荒沟党史教育基地题词:“关心下一代,用葆边陲党旗红,继承先烈志,建设繁荣新珲春。”

    20075月,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拳拳之心,刘建章又将自己珍藏多年的3000余册图书赠送给珲春人民。他在寄给珲春市委的书信中写道:“作为一名曾经在这片热土上战斗过的老战士,我一直都想为我的第二个故乡做些事情......我希望这些书和资料在青少年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中发挥作用,使青少年通过读有益的书籍,能够成为懂历史、有理想、知传统、讲奉献的合格接班人。”

    如今,珲春开发开放石头正酣,一切都在改革狂飘的催生下发生这可喜巨变。大荒沟抗日根据地的许多村庄有的随着历史变迁和时代发展,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进而被人们渐渐淡忘了,然而,当年那片烙下刘建章革命足印的茫茫林海,还有那些与他生死与共的昔日战友,在刘建章的心中永远挥之不去吗,装了整整一生。

  • 目录

    上一页 [1]  下一页

  • 上一篇: 尹东柱

  • 下一篇: 陈翰章